昝林森:赴荷兰考察报告(一)
时间:2011-06-24 12:29:00  来源:       作者:    点击:

6513日,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组织体系岗位专家、综合试验站站长,对荷兰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访问。

考察期间,考察团先后深入荷兰范德利集团奶公犊育饲养场、代乳粉加工厂、犊牛肉屠宰加工厂、犊牛血清分析中心、牛场粪污处理中心、动物健康服务中心、肉牛研究机构及饲养场、瓦赫宁根大学动物科学研究中心及其实验牛场等企业或研究机构进行访问交流,参观学习了荷兰奶牛公犊育肥、屠宰加工、粪污处理等方面的先进技术和方法,收获颇多,体会很深。现将自己的一些收获和体会小结如下:

一、荷兰作为荷斯坦奶牛的原产地不仅奶业水平高,而且奶牛公犊利用的也最好。

虽然这次是第三次去荷兰,对荷兰的奶牛选育水平之高、饲养管理之精细并不陌生,但对当地奶牛公犊的利用方式、方法,却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感受很深。荷兰范德利集团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初就开始致力于奶牛公犊的利用和小牛肉的生产以及犊牛代乳料开发,如今已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犊牛肉生产企业,年屠宰量达到125万头,其中95%出口,满足了整个欧洲犊牛肉市场的25%,而且产业链(包括犊牛选育、代乳料开发、集中育肥、屠宰加工、质量溯源、市场营销、技术研发等)十分完整,这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

结合国内奶业发展情况,感觉我国在奶公犊利用方面差距很大。近20年来,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我国奶业发展迅猛,然而,牛群的盲目扩张和市场的无序竞争,虽然成就了一批所谓的“乳业巨头”,却害苦了好多奶农和广大消费者,直接导致乳业“信誉危机”。加之,奶牛公犊没有利用好,致使每年大约有350万头的奶牛公犊资源被浪费。一方面奶牛养殖的综合效益上不去,另一方面肉牛业大发展又面临牛源不足的问题,这是何等的尴尬与难堪!因此,很有必要借鉴荷兰的经验和范德利集团的模式,向奶牛要牛肉,积极构建资源节约型和谐牛业!鼓励并扶持一批有胆有识的企业家投资该产业,促进肉牛业与奶牛业的有机结合。据说天津神泽集团正在与范德利集团合作,致力于中国奶牛公犊的利用和小牛肉的开发,不失为明智之举。当然在我国利用奶公犊开发小牛肉,专家层面已呼吁多年,国内虽有零星的做法,但都不成气候,其中的原因很多。我认为,从技术方面来看,重要的是有关研究工作没跟上,如代乳粉的研制、集中育肥关键技术的研发等等。所以,我们肉牛牦牛体系在拓宽工作视野的时候,目光不能只盯着淘汰的奶牛,因为淘汰的老残奶牛无论怎么育肥都产不了高档牛肉,而奶公犊的合理利用却恰恰相反,不仅可以为行业拓展创造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而且还能满足城乡居民对高档牛肉日益增加的需求。何乐而不为呢?!

二、荷兰的养牛业生产时时、处处都体现了“精细、高效、环保、福利、安全”的先进理念。

走进荷兰这个地中海国家,如同置身于绿色的海洋,乡间农舍在美丽的鲜花和修剪整齐的绿茵环绕下,显得格外的宁静、别致;蓝天白云下,成群的牛、羊在绿油油草地上自由地采食、卧息,让我们充分地领略了这个“畜牧王国”的田园风光。走进这里的牛舍、厂房、车间、实验室,聆听不同专家的技术报告,所见、所闻,大家无不为荷兰养牛业生产体现出的“精细、高效、环保、福利、安全”的先进理念所折服。“精细”主要体现在做事一丝不苟、认真负责上,如犊牛饲养标准的研究和代乳粉的开发,非常精准、细致、认真;“高效”主要体现在技术服务、产品研发等方面的工作效率上,如定期采血化验,饲料配方调整,兽医诊疗服务,机器人挤奶、清粪等;“环保”主要体现在草地合理载畜量、牛场粪污集中处理和定期达标排放上,如规定单位草地上的最高载畜量,每个社区建立一个粪污处理中心,牛场粪污不准在地上堆放,每年2月至10月间不准往地里施牛场粪肥等;“福利”主要体现在以牛为本、设身处地为牛着想等方面,如牛舍、卧栏的设计建造,液态饲料的调制、饲喂,育肥牛隔离击昏屠宰等;“安全”则主要体现在饲养过程、屠宰加工及产品质量控制等方面,如饲养过程中不使用抗生素,屠宰加工过程中全程质量监控,产品质量控制实行双向追溯技术体系等。

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先进的生产理念已贯穿于整个生产加工环节,我们所到之处,大家都能时时、处处切身地感受到这一点。还有,关于牛场粪污处理,人家只做到固液分离、微生物发酵就行了,而不像我国“一窝蜂”似地争项目搞沼气发电,劳民伤财,许多利用牛粪生产沼气用于发电的项目建成之日,也是其寿终正寝之时,几乎成了摆设。这样的教训值得我们深思、汲取,荷兰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三、立足需要搞科研、面向生产搞开发,这是荷兰涉农企业和相关科教单位的基本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这次考察访问,日程紧凑,内容丰富。通过考察访问,大家对荷兰范德利集团技术研发的主观能动和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及瓦赫宁根大学动物科学研究中心面向生产实际开展科学研究、产品开发、人才培训的做法,大家都感同身受。而且,许多研究服务机构都是私人根据实际生产和市场需求建立的,70%的运行经费来自于社会化专业服务,只有30%的经费来自于政府。与国内相比,情况正好相反,一方面专家学者为科研而科研,以在国外期刊上发高水平论文为最高目标,而不太顾及生产之需要;另一方面企业家为生产而生产,以追求成本最低、利益最大化为最高目标,而不太重视技术的研发。表现在我们专业上,重“研究”轻“应用”,如重“遗传”轻“育种”,重“营养”轻“饲料”,导致科研与生产脱节,成果转化比较难;表现在企业生产上,重“效益”轻“品质”,如重“产量”轻“质量”,重“模仿”轻“研发”,导致产品科技含量不高,同质化现象严重。这与我们科研体制、机制和企业创新能力、意识有关,亟待改革。

这次到荷兰考察访问,最值得我们岗位专家学习借鉴的就是:立足需要搞科研,面向生产搞开发。如荷兰有关动物基因组研究和DNA芯片技术,直接面对的就是解决传统育种方法选种的可靠性的问题,而我国目前此类研究多数仍停留在发几篇SCI文章的层面上,与生产实际脱节比较严重,很有必要加以调整。

以上只是自已这次荷兰之行的一些体会和认识,具体技术层面的收获更多,我将贯穿于自己的实际教学、科研和技术推广工作中,对自己的岗位工作更会有所帮助。